uni雀

麦浚龙先生的小茶僮|屁事儿很多 关你屁事儿

史喵:

我老觉得一些人在追求文采的时候有点儿跑偏。
华丽仅仅是文采的多种外在表现的其中一种。
一味周旋于辞藻之中,止步于此,繁冗而不自知,是一种精雕于皮而将骨弃之的做法。
但美人在骨不在皮。
但凡那些能够被奉之为经典的华采辞章,它一定有骨:一把秀骨、艳骨、丰骨、豪骨,甚而为一段风骨。

追逐文采之前,先得把文字的基础打好。
对文字,首要的要求是正确无误,其次为准确地描摹与表情达意,进而生动形象,进而入木三分。
文字只要恰如其分,就能各得其所。
不是所有的事物与感情,都需要大费周章地动用让人叹为观止的形容词层层堆积,那样的文章容易不透气。
有些物事不需形容,不消形容,而另有些物事,它心高气傲,甚至不屑于你去为它形容。
在需要修饰的情形下,单单寻找漂亮的形容词也不是最妙的,妙的是突然与最为精准的那一个撞个满怀。
一些字与词虽然浅显朴素,但它却为那一刻而生,你我总得试图与它狭路相逢。

心底有充沛的真情实感,文字才能喷薄欲出。
矫揉造作的,是小家子气的酸腐与卖弄,以及单薄乏力的黔驴技穷。
在我眼里文字是用来写心的。
所以下笔之前,先蓄养磨砺一颗有重量的心吧。

与君共勉。

评论
热度 ( 1523 )
  1. 欧阳史喵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uni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