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i雀

麦浚龙先生的小茶僮|屁事儿很多 关你屁事儿

作为一个脑洞患者,我一直认为写带背景和剧情的文字(不敢妄称小说)的时候,除却各种描写和记叙之外,"旁白"是该带有感情的,带有文中角色的爱恶、观念和立场。比如"她忙忙赶赶地从床上爬起来收拾背包,正在天井里为她洗鱼洗菜的姥娘简直觉得她是来走个过场,匆忙地给老太太两个小时的空欢喜就要逃跑。"
嗯,圣水峪的五点钟很热,想回家又挂牵着姥娘。

评论

© uni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