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i雀

麦浚龙先生的小茶僮|屁事儿很多 关你屁事儿

在电影院里对着曹sir的洗头福利叫出声

偶尔哭泣

时常带笑 

但是此刻在听 

他呻吟 他呻吟 正快乐 

是什么由我支配 

撩动成就还未试过 

是什么由我支配 

撩动成就我听呼吸都唱歌 

就这么触碰他看他如雕塑确凿 

就这么需要相信他爱他如雾气吹过 

催促我 

到底怎么可以发现未成年的身 

至少怎么一定炼成无语言的心 

多渴望滴下为自由流的汗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uni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